Friday, 09 December, 2022

亚搏歪歪漫画-歪歪动漫网

亚搏歪歪漫画形成集“房地产开发、现代建筑、生态养生服务、商业地产”于一体的产业带,歪歪动漫网建立具有“展示、服务互动与大数据分析”功能的“生态宜家”互联网平台,下设32家企业,分布在2个直辖市、7省11市及海外,通过协同努力,向现代地产开发建筑服务产业集团发展。

single post

  • Home
  • 包机接海南被隔离的游客回家!南京太硬了
歪歪动漫网

包机接海南被隔离的游客回家!南京太硬了

包机接海南被隔离的游客回家!南京太硬了

大家好,我是无相君。

疫情无情人间有情。

防疫的温度,自在人心。

昨天(8月9日)南京刷屏了,就在澎湃新闻和海南本土媒体在网上掐架的时候,就在很多隔离游客为天价住宿和餐费苦恼的时候。

南京果断出手,决定包机接回在海南隔离的南京游客!

划重点:

341位游客全部安排包机!住宿全免费!专线电话24小时随时打!

这不是在做梦吧?

有人致电核实了信息的真实性,发现千真万确。

疫情近三年来,很多人都对“阳性”避之不及,有的人甚至提出了“恶意返乡”!

但南京是第一个主动接“市民”回家的城市,其气度之大、意义之深远,不可估量!

疫情防控,民生为大,我们来算笔账:

按照现在滞留在三亚的游客隔离成本看,粗略估算每个人每日花费大概在1500元左右,隔离7天就要1万,很多拖家带口的普通家庭,是吃不消的!

这时候安排包机接回去,哪怕按照南京到海南旺季机票费用(大约2000左右)收费,都能为这些游客省下不少钱,还节约了他们大量的时间成本。

这违反疫情防控规定吗?

不违反。

这是不是硬核防控?

太硬了!

我想到了的一个老故事:

1989年底,东西德统一,在统一之前,有个叫亨里奇的士兵曾对翻越柏林墙的青年开枪,导致其死亡。

统一后,亨里奇遭到起诉,而他辩护律师辩解,“作为一名守墙士兵,亨里奇是在执行命令。这是他的天职,他别无选择。”

但当时的法官却认为:“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,他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良心义务。”

现在,很多地方对于防控那叫一个层层加码。

错峰下田,强行消杀,动不动就隔离你十天半个月,核酸检测更是恨不得让你天天做。

有错吗?工作人员也是为了大局啊。

但这是缺乏温度的,缺乏人情的,缺乏经济观念的,缺乏同理心的。

无相君认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“懒政”!

而此刻的南京,却敢于作为、创新服务,化无情为有情,实现了“过程变通、结果正义”。

希望能有更多地方学习南京,把自己的老乡从炎热的海南接回来,让8万多游客早日恢复正常生活。

此时的海南防控,真的太需要这样的模范行为了。

这几天,网上很多人在网暴那些游客,说他们活该,且不想让他们回来。

  • “能去三亚玩的,都是有钱人。”
  • “没事,都是有钱人,价格无所谓。”
  • “回来害人吗?这就是不道德的人,必须抓回三亚!”
  • “老实呆在家里不行吗,非要跑出去害人。”

去海南的真的是有钱人吗,难道这8万游客都是小周,就没有二舅?

再退一步说,即便有钱,就应该被圈在酒店,承受隔离之苦?

难道嘲讽的你,一辈子就不出去旅游?就能保证自己今后一定不会被隔离?

做个人吧。

这两天,四川泸州的富康医院流出一张“下半年行销方案”的照片,PPT上竟然写着:

“怎么让病人长期留下来?怎么让病人给我们排队交钱?”

地狱空荡荡,恶魔在个别医院。

疾病在今天,竟然成了那么多人的生意经。

这届人民很难了,别再互相折腾内耗了,好吗?

还有网上很多人挑起了地域黑。

因为《澎湃新闻》报道了多篇关于当地乱象的新闻,包括:《8万游客滞留三亚,回程机票暴涨,就很离谱》《住一晚上万,吃一顿7000,一家13口要滞留三亚7天》等。

这让海南当地媒体相当不爽,《海南日报》在8月8日转载了一篇标题为《对三亚疫情防控带节奏,某媒体澎湃得太离谱》的文章。

文中说:

请问,你们与三亚究竟有什么仇、什么怨,为什么这么无视疫情防控大局,这么竭力的带负面节奏?

文中还特地提到:

是你所在城市的病例“两人叫停一座城”时,三亚人民对你们说了什么过激的言论,伤害了你们的感情,还是这波疫情中,有三亚人去到你们所在的城市,又引起了恐慌与骚动,让你们过得不安不爽?

后来,媒体的论战就变成一场地域的论战。

  • “海南迅速封城才是负责表现,反观某个自私自利的城市,搞坏一锅粥。”
  • “你们上海是不是嫉妒我们的发展成果?”

我想问,丑不丑?

难道大家不都是中国人,不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?

海南的防疫,其实比很多地方都好,但一个城市,就不能有观察者和监督者吗?

媒体应该是有一个共同目标的——“揭恶扬善”。

但此刻,两地媒体互相掐架,针锋相对,这扬的是善吗?

我什么要夸南京。

就是想扬善。

仁者爱人,“自由、平等、博爱”,是南京这座城市的基因。南京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多大事啊?”

不就是疫情吗?“多大事啊!”

笔者生活在南京,很大程度上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温度。

从低风险区开车进来,只需要看行程码或健康码,不像很多城市那样,必须要核酸报告,也不会对风险区域回来的人搞“劝退”。

日常生活中,各种查验健康证明的卡口也非常人性化。

南京设置的核酸点也很多,基本一公里范围内就有好几个,有的就在小区楼下,市民检测特别方便。隔离区的物资发放,也及时到位。

南京发生疫情的时候,大白们通宵达旦地忙碌,就是想让市民尽快恢复正常生活。

至于外地媒体的批评,南京也从未“回怼”过去。

而是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,第一时间把情况向社会说明公告。

疫情艰难,但只要有更多的城市,能拿出南京这样的诚意,敢于作为,就一定能赢得经济,赢得民心,赢得掌声。